冷静的鱿鱼须

cp通吃,太太们都是好文明

我是几乎没有什么对艺术本身敏感度的。以我的视角来看,一切都是为了实用而生,这真的是罪大恶极完全不浪漫的亵渎。艺术是为了自我满足或者表达,哪怕是在心理千言万语到了群众那里体会不出一个字,在创作过程中于“我”而言它也带来了心灵上的一时满足,这就是它的实用价值(哪怕只于我而言)。文学作品可以引发各个维度的思考,就连脆皮鸭文学也能让心灵甚至肉体爽一爽,这就是它们的实用价值。所以群众喜欢,是有价值的,曲高和寡,也是有价值的,只不过是价值没落在自己身上不爽了而已。

不过以这种想法来看,其实情感也可以套到这个模板。它存在是因为它被需要。爱是因为有必要寻求寄托,有必要采用这样的手段维护血缘。恨是因为千头万绪无从着手,于是树立一个最最显而易见的靶子。歧视链是因为要寻找论据支持自己内心的谬论,归根到底大部分浓墨重彩都来自于内心的浅薄与懦弱。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