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静的鱿鱼须

cp通吃,太太们都是好文明

17/7/2

服药第三十天。

无数次想停药算了,还是被我妈盯着吃了下去。
其实,除了治疗抑郁症的药物之外,还有开了治疗精神分裂症的药物,只不过我刻意无视也没有服用而已。
从那个时候开始,彻底扭曲掉的吧。
变得被害妄想,变得恐惧被爱,变得无法公开倾注爱意。

……算了吧。
一切都。
我还是去死掉更好一些。
对谁都好。

爱意被恶意的玩笑彻底践踏,从此人生变得扭曲。
我是恨着那个人的,甚至考虑强奸掉她掐着她的脖子逼他说出我那些年的恐惧那些怀疑那些虚假都不存在或许才能了结一切。
不可能的,恶意不能终结掉恶意,那之后我只会跌入深渊。
那个时候开始,只有自己可以信任,唯有“自己”可以信任。所以,只有自己就够了。
孤独无所谓,因为我只享受孤身一人不为知晓的爱意了。
不如说,已经不能叫“爱”。
只是荷尔蒙到了一定极限的产物,并不能界定它的性质,于是统称为“爱”,来自我安慰,我是充实着的。
只是有点“孤独”而已。

现在的被害妄想和恐惧已经甚于我最初的那个阶段,十几年前。
可怕的是,以前是因为愚蠢和“无知”。
现在则是,道理我都懂,但我就是无法克制自己不去恐惧。
又不愿意让它消失。
没有什么提醒我去恨的话,我应该怎么办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