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静的鱿鱼须

cp通吃,太太们都是好文明

就,关于那个信号源可能是外星人的猜测,我还挺期待的……就总觉得一些疑问单凭人类没有办法解答,或许真的需要新的变量……嘛,反正有了也不一定会明白,但总是从无之中看到了一丝可能性。

虽然我对追寻答案似乎已经没有什么热情了但还是,反正,有总比没有强嘛,毕竟我对人类命运未来完全不感兴趣。


好麻烦!


某种意义上我被害妄想挺严重的,大概就是古早留下的心理阴影,严重到不管对面是谁,食物在任何地方离开视线都不太放心再继续吃下去的那种。严重到甚至研究了生活中能接触的毒并且努力了解他们的效用并加以规避预防,寝室的东西一定要锁起来。每一分钟都在这类挣扎,“算了吧,就放弃和那个未知的敌人的抵抗去死吧”。这是太早留下来的东西了,我想改,但是改不掉,就自动提高了亲密关系的门槛。于是能使我完全信任的环境越来越少,这种不健康的心态也愈演愈烈。已经拉近了的,因为避免重蹈覆辙再次推远,又或者强行拉到我觉得足够安全但令他人不安的范畴,达到与预期相反的效果。但也真的,幸好,不管有没有看出来这一点,也总是有人在身边陪着。我其实并不无助。


从前我觉得无数错误也可能在未来某个时刻得到正确,现在却不相信了。之前那套顶多只是给他人的说辞。

我不去追究那些了,没有用,没有意义。


就是脑仁子疼……我日他妈的

垃圾LOFTER,干您妈

我想把一切的一切置身其上
可笑的冲动

你永远不知道选择看似靠谱的队友在奇怪的方面会有多么坑人

我是几乎没有什么对艺术本身敏感度的。以我的视角来看,一切都是为了实用而生,这真的是罪大恶极完全不浪漫的亵渎。艺术是为了自我满足或者表达,哪怕是在心理千言万语到了群众那里体会不出一个字,在创作过程中于“我”而言它也带来了心灵上的一时满足,这就是它的实用价值(哪怕只于我而言)。文学作品可以引发各个维度的思考,就连脆皮鸭文学也能让心灵甚至肉体爽一爽,这就是它们的实用价值。所以群众喜欢,是有价值的,曲高和寡,也是有价值的,只不过是价值没落在自己身上不爽了而已。

不过以这种想法来看,其实情感也可以套到这个模板。它存在是因为它被需要。爱是因为有必要寻求寄托,有必要采用这样的手段维护血缘。恨是因为千头万绪无从着手,于是树立一个最最显而易见的靶子。歧视链是因为要寻找论据支持自己内心的谬论,归根到底大部分浓墨重彩都来自于内心的浅薄与懦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