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静的鱿鱼须

cp通吃,太太们都是好文明

很害怕,真的。
不小心留下了很多疤,如果没有疼痛就无法安下心来。
狂躁,疲惫,困倦。
我在哪里?我为什么在这里?我到底是谁?
愤怒。
这不对。
重复的死循环。
刀子是钝的,血管要竖切。
你对得起那些人吗。
没有我会更好吧。
擅自一厢情愿而已。
无法遗忘。
如果你因为那样的事情变得难过扭曲,不就如他们愿了吗,不就输掉了吗。
懦夫。
你不要在背后捅我一刀啊。

pv存档

【幻晓伊】这是一个有点经费的预告【原创曲预告PV附】 UP主: Licis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412683

pv存档

【幻晓伊】终幕【原创曲PV付】 UP主: Licis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516733

@世一魔女提粮来见 趁没删表白一下太太诶嘿嘿

做了一个梦。
仿佛从久远的过去,获得了救赎。

梦见回到了十几年前的我决定杀死过去的自己,但是要尽量避开所有在乎的人,行动束手束脚,结果还是被发现了。令人疑惑的是,并没有人对我的存在表示惊讶。
“就算她的未来是这样的我,你们也要让她继续存在下去吗?没有她的话,一切会更好的。”

“但是无论如何,你就是你啊。所以我们会认出你,所以你的一切会被原谅。”

【存脑洞】10

“感觉人生的任何一个阶段在经历的时候仿佛都是痛苦的,只有回忆的时候会把那些痛苦的感觉无视掉,留下美化过的幸福的部分。”

“因为身处在这段时间里,所以才会觉得痛苦……多年以后回忆起来无论怎样的日子都会变成美好的回忆。”

“不过如果不是考虑我们自己的话,那确实最好的日子可能已经过去了。”

【存脑洞】09

“你活着吧。”
他将右手努力向上拉伸,似乎这种不适感以及“在追求什么”的错觉可以确认自己的存在。

他在狼狈中奔逃,掉入了地底无尽的水泥森林,只能从阴冷而遥远的地方仰望天空的残片,却永远无法触及曾经属于自己的地方。

他在沙漠中跋涉,被人扼住了咽喉。那个人是他曾经视为知己和好友的存在,而他自己只是冷漠地注视,仿佛早有预料。

大大小小的药片将他淹没,那些颗粒物涌入他的鼻腔,喉咙,争先恐后窜入他的肺部,身体似乎变成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容器。

他醒来时,灵魂都沉浸在无谓和麻木之中,久久难以恢复,大概是这个沉浸在痛苦中的精神,已经被世界抛弃了吧。

有点自我放逐一般无所谓地想着,他又任凭自己困倦的大脑陷入了沉眠。

17/7/2

服药第三十天。

无数次想停药算了,还是被我妈盯着吃了下去。
其实,除了治疗抑郁症的药物之外,还有开了治疗精神分裂症的药物,只不过我刻意无视也没有服用而已。
从那个时候开始,彻底扭曲掉的吧。
变得被害妄想,变得恐惧被爱,变得无法公开倾注爱意。

……算了吧。
一切都。
我还是去死掉更好一些。
对谁都好。

爱意被恶意的玩笑彻底践踏,从此人生变得扭曲。
我是恨着那个人的,甚至考虑强奸掉她掐着她的脖子逼他说出我那些年的恐惧那些怀疑那些虚假都不存在或许才能了结一切。
不可能的,恶意不能终结掉恶意,那之后我只会跌入深渊。
那个时候开始,只有自己可以信任,唯有“自己”可以信任。所以,只有自己就够了。
孤独无所谓,因为我只享受孤身一人不为知晓的爱意了。
不如说,已经不能叫“爱”。
只是荷尔蒙到了一定极限的产物,并不能界定它的性质,于是统称为“爱”,来自我安慰,我是充实着的。
只是有点“孤独”而已。

现在的被害妄想和恐惧已经甚于我最初的那个阶段,十几年前。
可怕的是,以前是因为愚蠢和“无知”。
现在则是,道理我都懂,但我就是无法克制自己不去恐惧。
又不愿意让它消失。
没有什么提醒我去恨的话,我应该怎么办啊。

【存脑洞】08

那么请你拿走我的心脏。
——不同于其他因糟糕的生活习惯而逐渐损坏的器官,也不同于那随时会被蒙蔽迷惑的大脑,它大概是这个身体上最为完好且真诚的东西。
尽管它压抑绝望,承载了不甘甚至卑劣,但偶尔光明也会触及此处,那个时候的它,大概是一颗有点温柔的,普通的心吧。

虽然普通,但也是我最珍贵的东西了。
最重要的是它见证那段荒唐而充满侥幸的岁月,以及随着伤疤这段岁月的终结。自以为孤独的中二少年,站在空无一人的走廊,假装悲壮地像世界告别——
然后一切重新开始,那种生死之间的绝望仿佛从未发生过,在那之后,存在的似乎只是有限且无奈的选择而已。

【存脑洞】07

眼中看到不同世界的少女因为言行与人类社会严重脱节被关进了精神病院,在铁窗还绑带的束缚中依旧“疯疯癫癫”着,却在那边的世界找到了羁绊。

院长的女儿也能“看到”同样的世界,然而她为了与正常的融入社会,忍受着眼前早已扭曲的现实,却还是因为感官部分受限而稍显孤僻。

在一次偶然下,她发现了病床上的少女,并和她成为了朋友。
了解了少女的经历之后,院长的女儿不自觉被光芒所吸引,却开始嫉妒被束缚在病床上的少女。

同样的遭遇,为什么“她”可以永远沉溺在美好的世界,而自己却要在现实的痛苦中苦苦挣扎?

于是院长的女儿偷偷给少女用了药,使少女对着主治医生说出了看到的真相。

理所当然的,少女被送进了研究所,死于实验。

“光芒”不见了,院长的女儿也没有觉得十分失落。

这样的代替品一定是存在的,假如有一天还是看不惯的话也可以继续去毁灭,没有什么大不了。

然而终此一生,也再没有遇见这样的光芒了。

但她之后再也不会在意这一点,因为她终于可以彻底摆脱那边的世界,步入“正常人”的社会,并在未来的某一天继承了父亲的医院,成为了“病人”眼中专权的无性别加害者。